对于国内光伏行业而言,刚刚过去的9月颇为不平静。

月初,光伏巨头隆基绿能突然公开表态BC类(背接触)电池是未来5至6年的绝对主流。这将并不热门的BC技术推向台前,并冲击了此前业内一直争辩的“究竟是TOPCon还是HJT为未来几年N型技术主流”的固有讨论。

2021年11月晶科能源正式推出TOPCon组件产品拉开该技术量产帷幕至今,尽管行业普遍认为在P型技术红利逐渐消失之际,TOPCon、HJT以及BC都将推动光伏电池技术向N型迭代,但在探讨谁是未来主流技术时,很少有人会把BC技术称为“绝对”。

基于隆基绿能行业地位,其对BC技术的力挺必然会引发一轮新的波澜。

当然,作为TOPCon技术的拥趸,晶科能源亦毫不示弱。该公司在回应技术之争的论调之时,其在节前举行的山西“年产56GW N型垂直一体化大基地项目”开工仪式,更是在宣告对TOPCon技术的坚决投入。

这场由隆基绿能与晶科能源主导的未来光伏电池技术之争的风波中,HJT、钙钛矿等其他光伏电池技术产业化的推进,也让谁是未来主赛道的悬念加重。

事实上,技术路线之争的本质是市场份额之争。而从目前各种技术路线的产业化进展来看,光伏电池的“诗和远方”或许还是“百花齐放”。

自9月份隆基绿能官宣重点投入BC技术后,行业内对于其能否与TOPCon一争高下的讨论就一直未停止。

关于谁是下一代光伏电池主流技术的争论,则从2021年底开始。在此期间,隆基绿能一直扮演着低调者的角色,甚至对于此前已经形成焦点的两大技术TOPCon和HJT,该公司从未表明押注哪一方,更多的表态则是“都有储备”。

可实际上,隆基绿能对于BC技术的关注也并非无迹可寻。在2022年11月份,该公司曾官宣一款组件新品,采用的便是HPBC技术。且今年5月份,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在SNEC展会期间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曾表示,下一代技术仍然会是一种复合技术,“从目前的趋势上看,在地面电站上,N型TOPCon在接下来两三年内会成为主要技术方向。而在分布式电站上,背接电池,即BC电池技术会占据着这个市场的主导地位。”

如果说彼时钟宝申的观点还稍显克制,那么几个月后,其在隆基绿能业绩交流会上的最新观点可谓直接“点燃”了战火:“关于TOPCon技术,我们还是坚持认为是过渡产品的观点”;“(TOPCon技术)或出现未赚钱就过剩的现象”;“接下来的5至6年,BC电池会是晶硅电池的绝对主流,包括双面和单面电池,现在技术路线的发展方向都指向了BC电池”。

不可否认的是,即便光伏电池龙头爱旭股份一直是BC技术的忠实粉丝并坚定推进该技术的商业化,但在隆基绿能表态之前,BC技术一直被视作“小众路线”。析其原因,在于其产能规模远不及TOPCon和HJT。

尤其是TOPCon的产能,在过去两年,该技术成为无论是头部企业还是跨界公司快速布局N型产能的优先选择。有机构统计,目前仅N型TOPCon的规划产能已经超过1000GW。截至2023年底,N型TOPCon电池名义产能将超过400GW。头部一体化企业是TOPCon产能增加的有力推动者,截至2023年底,晶科能源、天合光能、晶澳科技、阿特斯以及隆基绿能TOPCon产能合计将超过300GW。

相较于TOPCon庞大的阵营,BC技术的确属于“小众势力”。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,目前公开表态有BC技术储备的公司包括隆基绿能、爱旭股份、黄河水电、通威股份、TCL中环、天合光能、钧达股份晶澳科技以及横店东磁等公司。但实际上已经形成规模化产能或产能规划的公司并不多,以隆基绿能和爱旭股份为主,两家公司合计约55GW。

不难看出,从产能规模上看,BC技术目前甚至还不如HJT技术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,以华晟新能源、东方日升、明阳智能、宝馨科技等为代表的40多家公司布局HJT产线,规划产能超过600GW。此外,据SMM测算,截至2023年底,国内HJT名义产能将超过66GW。

产能规模上的劣势,正是对“BC技术将成为绝对主流”这一观点的质疑原因之一。但相对应地,TOPCon产能的过快增长亦是BC阵营看不到其投资价值的理由。“明年大概会有400至500GW的产能投向市场,目前TOPCon的投资收益率还落后于PERC,有这么大的产能投进去,如果很快进入到相对过剩的状态,实现投资收益的压力非常大。”钟宝申认为。

“从光伏的第一性原理,即度电成本来看,BC比目前的任何技术都更有优势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”爱旭股份董事长陈刚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今年9月,爱旭股份的ABC电池物料成本已经与TOPCon组件基本达到一致水平,随着技术不断成熟,物料成本会越来越低。

不过,TOPCon阵营亦给予了回击。“我们坚定认为,TOPCon在过去一两年、现在、未来三到五年依然是主流的路线。”晶科能源CTO金浩在日前的一场公开交流会上抛出了三个理由:第一,包括TOPCon、BC在内,其单晶结构的效率天花板都能超过28%;第二,谁更能够在低成本的情况下产业化,从成本来讲,TOPCon在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三到五年依然具有绝对领先优势;第三,TOPCon(量产设备)实现难度相对比较低,BC不仅成本高位,而且实现难度更高。

来股份总裁林建伟9月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,“BC技术是个好技术,但5至6年内能取代TOPCon成为绝对主流这种预测,有些过于乐观。虽然BC组件在效率上取得了一些突破,在产品美观性上相对于TOPCon和HJT,有一定优势,但其在双面率和技术专利等方面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还有待解决。”

隆基绿能力挺BC技术,使得此前TOPCon与HJT争夺谁是主流的竞争格局,演变为“三国杀”。

当然,目前讨论的光伏电池的未来技术并不止于TOPCon、HJT和BC,除去晶硅电池外,钙钛矿技术亦被业内追逐。甚至,与该技术的结合也被HJT生态圈视作未来的新突破——9月22日,迈为股份在路演活动中表示,“公司认为异质结与钙钛矿叠层电池是未来行业发展的主赛道。异质结与钙钛矿电池有良好的匹配性:异质结作为底电池可以充分发挥其开压高的优点;大部分异质结的镀膜设备、低温浆料都能用在异质结钙钛矿叠层上;现有的世界纪录以及相关研究都是基于异质结作为底电池。”

以HJT为例,2022年该技术与TOPCon路线形成“对攻”之势时,其降本速度是影响这一技术规模化布局不及TOPCon的主要原因。不过,在近期举办的“HJT叠层技术峰会”上,HJT降本提速的好消息传来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TOPCon、HJT以及BC技术之间争论不断,但技术与技术之间并非“水火不容”。

以BC技术为例,晶科能源在否定其会成为绝对主流的观点时,仍然给予了其作为平台技术的价值。“BC是平台化的产品,基于TOPCon的TBC,在新型技术路线上,我们发现它对设备的应用和BC高度一致。”金浩认为。

作为TOPCon阵营的主力一员,钧达股份则认可“多重BC技术并行或将成为趋势”。钧达股份认为,“BC作为平台技术,无排他性,BC类电池包括IBC、TBC、PBC、HPBC等,TOPCon针对单面市场经过工艺优化升级即为TBC,HJT技术与BC结合即为HBC,但均为N型技术。”

该公司进一步表示,“其在TOPCon基础上经过工艺优化升级后的TBC产品,已完成实验线的研究。另外,公司滁州、淮安基地厂房预留了升级空间,未来TOPCon产线可以升级为TBC产线。”

上海交通大学太阳能研究所所长沈文忠认为,BC技术是PERC、TOPCon、HJT乃至叠层后面的高级版。“什么叫高级版?并不是PERC的BC电池比TOPCon高级。而是PERC的BC电池技术,应该是比PERC高级。TOPCon的BC技术,TBC技术应该比TOPCon高级,是Pro版。HJT的HBC电池技术比HJT高级,它们相对是有可比性的,但是相互之间是没有可比性的,因为完全是不同的技术路线。”未来技术路线应该是2至3种差异化技术共存的场景,即BC技术和正常结构的技术长期平衡共存。“BC技术占30%至40%的市场份额,其他结构TOPCon、PERC、HJT共占60%至70%。”

这也是目前部分券商机构秉持的观点。中金公司在9月份发布的报中指出,“本轮电池技术迭代正在加速,且较过去更多元化,即由单一PERC走向TOPCon、HJT、XBC等多条技术路线百花齐放。”

如今,光伏市场的持续扩容必然伴随着技术的创新。经历了产能快速扩张以及资本凶猛涌入的蜜月期后,当下国内光伏产业将迎来新一轮的“厮杀”。

而在新一轮周期中,光伏企业更要意识到回归科技创新的重要性。这才是技术之争的价值所在。

 

光伏电池技术之争风云再起